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炭淘宝能否帮煤企脱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59:01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煤炭淘宝能否帮煤企脱困

场景一:电子交易?试试看吧

8月1日,大连富丽华酒店,第三届东北亚煤炭交易会电子交易专场会现场,孙先生在电脑前输入各项指标——商铺名称:三鼎国际,煤种:褐煤,供应数量:2万吨,发热量:3200大卡/千克,挥发分:

由于是第一次使用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简称东煤交易)的网上交易系统,孙先生操作起来还有些生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完成了交易信息的发布。

点开东煤交易主页,孙先生看到了自己刚刚发布的供应信息。如淘宝网购物页面一样,煤炭供应信息在页面上一览无余。

确认信息发布成功之后,孙先生放心地离开了。紧接着,另一位交易商坐到了他让出的座位上。

电子交易参与者的热情很高,这是与往届相比最大的不同。有些参会者还现场填写入会表格,加入东煤交易的会员行列,准备尝试一下网络交易这个新鲜事物。

来自内蒙古明华能源集团的薛先生说,他所在的公司是东煤交易的钻石会员,也参与了网上交易。他觉得,未来电子交易还是有些用处的。一个是扩大渠道,让更多用户了解自己的产品信息,另一个是增加成交的可能性。

市场急转直下使得煤炭从去年的重金难求到如今的库存积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个变化为煤炭交易中心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

据了解,今年参加东北亚煤炭交易会的人数超过4000人,超过以往各届交易会。目前东煤交易日均在线规模超过2500吨,且逐日递增,今年初以来实现线上交易267万吨。东煤交易总裁李洪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首届交易会至今,我们明显感觉到市场化程度的大幅提升和电子交易认可度的提升。”在这个行业当中,市场竞争已经不单是中小企业去面对和考虑的问题了,它逐渐成为整个行业需要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东煤交易并不是首家推出煤炭电子交易平台的交易中心,秦皇岛煤炭交易中心今年7月也正式推出此项业务。该交易中心总经理王立峰说,神华集团和中煤能源集团已经正式参与他们的线上交易,而且热情很高。至今,电子交易平台的注册会员已达500家,上半年实现网上交易量2600万吨,比去年全年的交易量还多1200万吨,网上交易的实际交割量也达到了1400万吨的水平。

场景二:没有生意?干脆休息

在参会者中,几乎都是煤炭贸易这个行当的“老油条”,但不少人还是头一次参加东煤交易的现场会,也是头一次关注如何在网上做买卖。

来自新良集团七台河新道煤炭销售公司的张海军总经理,在会场内的座位上翻看着报纸,见他与那些忙前忙后换名片、交谈、尝试电子交易的人有些不同,记者便和他搭起了话。

张海军说,他的生意今年不是很好做,“这次过来看看(有没有商机)”。他认为,煤炭质量难以在网上确定,面对面谈生意更可靠,因此,即使刚刚成为东煤交易的会员,他也没有急着在网上挂单。

来自山东裕隆煤电有限公司的王宁总经理也是对电子交易抱有疑惑的供煤方。他的公司在山东和内蒙古都有煤矿,由于山东具有区位优势,运距较短,煤炭还不愁卖,只是价格受到大行情的影响有所下降。山东煤矿的生产成本大约是每吨400元,再加上100元左右的税,按现在的行情卖出去只有几十块钱的利润。

“虽然内蒙古的煤矿开采成本低,但是税高,现在,我们在内蒙古的矿限产了,除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这样的大企业没有限产外,当地不少的煤矿都限产。”

尽管生产和销售受阻,王总的公司也并没有奢望依靠电子交易平台打开销路。他的助手在旁边忙着填表——计划成为东煤交易会员。但王总依旧表示:“是为了在这个平台上了解信息,扩大渠道。另外,也是冲着他们明年6月之前免收服务费的政策去的。”

在东北亚煤炭交易会上,还有不少从事进口煤业务的贸易商参会。东煤交易的网上平台似乎离他们更远。

“东北亚的这个平台主要针对内贸煤炭,外贸需求很少,所以我们没有参与进来。”华洋矿业有限公司董事孙财对记者说,国外煤矿计划下半年减产,可能会拉高国际煤价,但国内价格下降太快,电厂接货能力也有限,进口贸易空间不大,所以下半年就不打算再做单了。

场景三:成耶败耶?默默推进

“亲,200万吨以上包邮。”

“亲,记得要给好评哦。”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淘宝体也会出现在传统的煤炭交易中。正是抱着这样的一种希望和信念,在煤炭电子交易尚不能占据传统煤炭贸易主流的情况下,无论是地方还是国家层面,都将之视为推动煤炭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默默努力着。

在为期两天的东北亚煤炭交易会上,东煤交易同时举办了三场圆桌会议,就自身的交易平台建设和发展征求“民意”。

会议的另一主办方——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也召集各地煤炭交易中心召开交易市场体系建设座谈会,探讨交易中心发展形势与模式。在倾听了各地煤炭交易中心代表的介绍后,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姜智敏感慨颇多:“煤炭交易中心发展挺快,但发展不平衡。从1992年上海建煤炭交易市场到现在已经经历了20年的改革,十分艰难,今后更难。煤炭交易中心的发展会面临运力、交易习惯、政府干预、经济形势等许多方面的挑战。当然,随着市场化的推进,政府干预会逐渐弱化。”会上传来的一个好消息是,国家有关方面正在研究推进煤炭交易中心发展的课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承担了制定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建设方案的课题。

事实上,这项工作早已启动,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也在多个场合征求业内意见,并已经形成了一些初步的想法。

“如何让具备条件、有一定规模的交易中心发展起来,是写方案的初衷。”姜智敏在做这样的表态的同时,似乎暗示了另外一层意思——正如其他新事物一样,煤炭交易中心必将会经历一轮行业洗牌,将来在市场环境和游戏规则的不断完善下,强者生存,弱者自灭。

天龙八部变态版

神龙战争

三国传说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