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CP眼中的红海和忧愁

发布时间:2021-01-21 02:55:43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导读:内心不安份的谢雨枫,一直希望从大公司出来创业,他觉得中国很多大的游戏公司得了一种怪病,如果继续在里面也会染上。

“我们这么做就是在闹革命!”

内心不安份的谢雨枫,一直希望从大公司出来创业,他觉得中国很多大的游戏公司得了一种怪病,如果继续在里面也会染上。

几年前谢雨枫从西山居出来,他去找了叶典辉这个最早一批做手游的南方人,讲了自己的设想:手游是个机会,咱们学日本卡普空,也做一款像街霸一样有自己封箱的底层程序,然后用它去实现国人真正的“原产”游戏。

叶典辉、谢雨枫和同事研讨游戏设计

这个在珠海创业的团队名为珠海嬉皮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大部分手游公司一样,日夜奋战的地方是一个翻新的旧厂房。在这个旧厂房里,20多号人只是做着一款手游。

去年,团队几个人带着游戏参加东京电玩展,虽然被分在了大厂旁边,但还是有不少日本厂商表示出合作的意向。他们表示,今年不能像去年那么傻了,我们其实是要被分为独立游戏范畴的游戏。

这个游戏乍看下只是一款横版格斗类手游,但只要玩了就知道,和很多其他横版格斗不同的是,这是一款日式ACT向游戏,保留着角色的碰撞关系,和ARPG强调的打击感是不同的类型体验概念。

为何中国手游出来的都是ARPG?

“底子做起来,这种ACT的体验就有了,而只要有战斗这个元素,我们的就做的比别人好。这是我们立足的根本。几年来这个思路一直没变过”。

谢雨枫表示,一开始就决定选择做格斗类手游,是因为有规律可循。“从FC时期开始,到街机,小男孩会一眼从繁多的休闲游戏中选中格斗游戏,红白机的《双截龙》,街机的《恐龙快打》……平台都经历了从休闲游戏到格斗统治的过程,往往剩下的都是动作游戏占特别大类。”

什么是格斗游戏,玩家一玩就能感受得到,而暴雪的ARPG那套本身就不是格斗游戏,所以选择在这片红海上做真正的格斗游戏就显得聪明很多。

“我从大公司出来,我厌烦了那些人一立项就是ARPG,因为中国PC游戏的起源来自克隆暴雪的《暗黑破坏神》,后来出了《魔兽世界》就开始学习魔兽。直接把人家的底层给挪过来用,那么以后就吃这套老本就行了,基本不会改变。以至于当年很多经典单机也是这套模式,思路。”

而要改变这些,他则感叹:不要在大公司里熏陶太久,大公司那套是教人把游戏做死,项目负责人只看到半年后的事,但他发现市场变了,他又跟着去变,来一次变一次,最后自己把自己做死了。

“因为不想只能做ARPG,我就出来了。而既然出来,那就得好好闹一番!”他们在这套格斗游戏上已经花了4年的时间搭建底层程序。

自己重做底层,是不想以后被干掉

在谢雨枫看来,从2年前开始做手游,就意识到面临的是红海而非蓝海,即便当时市场还有很多机会未被满足。

“我们这个游戏出来,即使没赚多少钱也死不了,产品好的话,公司品牌出去后,想死都难。”对此谢雨枫很有信心,他看到不少同期出来其他本地手游公司,在思路上和其他游戏差不多,但都在去年底就死了,“事实证明,是我们活下来了。”

谢雨枫对红海的认识,比很多人都早:

1,手游这个领域,从一开始就是红海,如果你认为那是蓝海,你整个的研发设计就是一块石头,那样你在这个发展迅猛的市场上是根本活不下去的。特别是手机更新换代是非常快的,而且完全换代后品质是跳跃级的往上升。

2,手游面临的还是全球化市场,如果国人没有自己的东西,被淘汰是分分钟的事情。“就是因为一直用的是人家的底层做的游戏,当原版游戏要杀过来时,你都没有反抗的实力。如果暴雪再做一款ARPG,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但他也相信,手游是个国人反击的机会,成本比端游低很多,如果有更多中国手游公司摒弃之前的那套,从基础的底层研发做起,相信会有中国游戏立足国际的一天。

“永远在帮别人培育市场,为什么就不敢和外国人干一仗!”

再有一点,谢雨枫认为国人把市场培养起来,慢慢就把市场交给欧美日本的竞争者了,自己却是往其他市场走,都是帮别人去培养市场。

“永远不想着跟别人干,这一点是我感到非常气愤的,当游戏被一波流洗过后,他们就开始找海外的空白市场,而把更成熟更具潜力的市场留给“正统选手”。

谢雨枫表示,西山居最赚钱的游戏也是在越南赚钱,这样的绕着弯走会导致你公司立项时候出发点就出问题了,不去竞争。而这个习惯从端游就开始了,端游做到不能玩了,就去页游,页游不行就转手游,这些公司都是在用户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突然不玩了,选择换个市场。“中国一直就再往下绕,培养最底下的用户,把小白用户成长成为偏核心向玩家后,他管不了了,而往往,最核心向的玩家起来,他的忠诚度是更高的,他不仅仅是为你的游戏付费,而且他对你的整个周边都会付费的。这帮人中国公司他就不要了。

但其实,最核心向的玩家起来,他的忠诚度是更高的,他不仅仅是为你的游戏付费,而且他对你的整个周边都会付费的。这帮人中国公司他就不要了,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把这事做好,我们去跟人家干。

全球红海市场:最少也要能喝口汤

嬉皮士团队是《DMC》,《恶魔城》和《鬼武者》的忠实粉丝,也希望开发出像稻船敬二和杰拉尔德维奇等人的世界级动作游戏。

“和国外很多游戏比有可能就很普通,因为我们是自己摸索在做这样的事情,但如果中国人一直不做属于自己的游戏,永远只是山寨和购天价IP,永远都会被人家轻松的在你国家赚钱。一个日本的IP居然能卖你上亿,那他再弄几个就好了。但你的用户永远玩的还是别人的游戏。”叶典辉如是说。

登门找古典哥特乐队授权背景音乐,游戏被认可

叶典辉表示,在那之前,总有人告诉他们不应该这样做,应该制定快餐游戏blablabla。这也是他们认为最难坚持的就是保持把一切奉献给最初的目标,即便市场上发生了任何事,例如这个被十个亿买了,那个又怎样了。

“这个只是一个半路上的东西,被资本炒热的产业,资本如果把你炒起来,一定存在泡沫,而这个泡沫就一定会破。泡沫破了,你不行还是不行。你看到他们退场了,以为市场不行了,其实只是他们那种同质化泡沫破了,游戏用户还是在涨的。而这时候,海外的游戏就会像猛虎一样扑过来,所以从立项那一刻,我们就坚信,2,3年也不算久,等你这东西出来,打磨的差不多了,你一定是要面临全球市场最激烈的竞争,一点都不能轻易拿出来,一定要做到是全球都能走的游戏。”

事实上,今年已经开始很多国外的好游戏,开始被用户接受,头两年的中国市场,只是手游还没把用户洗到那个份上——用户的成熟度还不够。但是未来将有更多的国外游戏将挤占中国市场。

“我们思想是游戏一出来就要往最高的地方挤,哪怕只能喝汤也要往里面挤,我在那里拿着喝汤的本事我再往下扩展很轻松的,也能走的很长久。”这个想法他俩一直都没动摇过。

相关阅读:

虚拟现实的下一步:用大脑控制游戏?

96亿创新高!手游的上限在哪里?

轻娱乐化时代,沉默的端游该如何自我救赎?

九剑魔龙传破解版

风云七剑内购破解版

航海王强者之路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