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口药酒竟让壮年男子莫名殒命谁该为这条生命负责

发布时间:2020-03-04 13:04:49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喝了一口药酒 壮年男子莫名殒命

多方成为被告 谁该为这条生命负责 提醒:不要轻信偏方

2015年5月12日上午9时,修水县人民法院在第五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生命权纠纷案,2014年11月3日,原告匡财桂的儿子匡微辉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引发这一切的,竟是一口药酒。

壮年男子突然死亡

2014年11月3日22时许,修水县渣津镇东堰村沉浸在夜色中显得寂静安宁,33岁的村民匡微辉的房间却传出了阵阵呕吐声,他的母亲听到后来到其房间查看,吐得一地,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在匡振民家喝了点药酒。见儿子吐得厉害,匡微辉的母亲赶紧打电话给乡村医生徐天良,让他来看看。

徐天良很快赶了过来,也得知了匡微辉是喝了药酒后才出现不良反应的。他说嘴有点发麻,心里没有特别的感觉。我一量血压,110-60,是偏低一点,但他平时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这时匡微辉的意识还非常清楚,徐天良从问话中无法判断是怎么一回事,也无法诊断出匡微辉呕吐的确切原因,就对匡微辉说如果真的很不舒服就去镇上的医院看看,但对方并没有要去医院的意思。徐天良待了十多分钟后,见匡微辉没有其他异常反应,再三叮嘱他母亲要时刻注意其情况有异常马上送医院后就离开了。

徐天良离开后,匡微辉母亲也以为儿子没有大碍,时不时过去儿子的房间看一下,23时左右,她再到儿子的房间时,发现儿子已经快不行了。接到电话赶来的匡振民拨打了120,医务人员赶到后马上对匡微辉展开了急救,却已是回天乏术。

一口药酒成了关键

正值壮年的匡微辉莫名死亡,他的家人拨打了110报警。修水县公安局渣津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匡微辉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面部以及手指都是青色。随后,修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也赶到了现场,现场勘察发现匡微辉身上并无致命伤痕。警方随即在东堰村附近展开了排查,匡微辉在当地人缘不错,并没有与其他人发生过冲突,也没有社会矛盾纠纷。

疑点随之集中到了匡微辉回家之前所喝的药酒之上,匡微辉在匡振民家喝的药酒是什么成分,到底有没有问题呢?修水县公安局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中心对匡微辉和匡振民家剩下的药酒进行了法医鉴定,鉴定意见书显示,泡制药酒的中药配方中包含了国家限制类的毒性药品生川乌、生草乌,匡微辉符合服用药酒后因乌头碱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他平常在家里是不喝酒的,倒酒客人喝,他也不喝。对于不喝酒儿子为何会到匡振民家去喝药酒,匡微辉的母亲表示想不通。警方查明匡微辉和匡振民没有任何矛盾,而且关系非常好,匡振民没有毒害匡微辉的动机。

赤脚医生的祖传秘方

不喝酒的匡微辉是怎么到匡振民家去喝药酒的呢?这还要从11月3日白天说起,稻谷收购商张清华前去匡振民家收稻谷时遇见了匡微辉,就请他一同前去帮忙搬稻谷。搬完稻谷后,匡微辉并没有离去,而是返回了匡振民家。

他说你这个药酒给我喝一点。原来,匡微辉和匡振民一起做事时,曾聊到了两人都有坐骨神经痛的毛病,匡振民告诉匡微辉,自己找渣津镇九康堂大药房的坐堂老赤脚医生查运华开了个方子并在该药店抓药泡了药酒,喝过几天后坐骨神经痛好多了。对于匡微辉要酒喝的小要求,匡振民也不好拒绝,一口酒喝完,匡微辉离开了匡振民家。

20时许,匡振民接到了匡微辉的电话,他说酒好难喝,嘴巴都麻了,我告诉他我喝了也会麻。10分钟后,匡微辉又打电话来了,说还有点出汗,脚上也像有蚂蚁爬一样。不对啊,我没有这种感觉啊!匡振民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赶紧给开药方的查运华打电话,他说没关系,只要喝口开水就好了。匡振民把查运华的建议告诉了匡微辉就睡觉了。23时许,匡振民接到了匡微辉母亲的电话,他妈说,人不动了,出大事了。匡振民赶紧向匡微辉家跑去,到了后发现匡微辉已经不能动弹了。

査运华是一名赤脚医生,2003年取得了乡村医生资格证书,但并没有在医疗卫生系统注册,被九康堂大药房聘请为坐堂医生。査运华称,匡振民确实找他治过坐骨神经痛,我家里有个治疗坐骨神经痛祖传秘方,我已经治好了很多人。那他是否对药方的毒性有所掌握呢?査运华坦言,药都是有毒的,他开药方时已经向匡振民交待清楚了要怎么吃,每个药方都有特定的病例,不是每个类似病症的患者都可以服用。

死者家属把涉事多方告上法庭

2015年,匡微辉的父母与妻子因为赔偿问题,将渣津镇九康堂大药房的合伙人王海军、匡慧明,开处方的查运华、给药酒喝的匡振民、乡村接诊医生徐天良、被帮工受益人张清华告上法庭,诉求6被告共计赔偿匡微辉的继承人各项损失共计299613元。2015年5月12日上午9时,修水县人民法院在第五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双方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原告代理人认为,这是一起因非法行医、非法销售毒性药品所致的中毒事件。九康堂大药房的经营范围不包含国家禁止类、限制类药品,其向匡振民销售国家限制类毒性药品生川乌、生草乌属于违规销售;药房未在药品包装上印毒药标志,未进行风险提示,致使购买者不知药品毒性及使用风险;药房在没有行医资质且聘请人员无行医资格情况下,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违反了《中国执业医师法》相关规定,存在极大过错。查运华不具备行医资格,且在得知死者反应后未给出正确处理意见,延误抢救治疗时机,存在重大过错。匡振民在未知药品毒性的情况下擅自给他人服用,并未将自己服用有不良反应的事实进行合理提醒,具有相当程度过错。徐天良作为乡村医生未尽诊疗义务,存在一定过错。

被告均认为己方无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的控诉,各被告代理人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王海军、匡慧明代理人认为,药店为匡振民抓药的行为符合规范,不当之处违反行政法规,是否构成侵权缺乏法律依据;将药酒给匡微辉喝是匡振民作为,药店并无过错;药店卖药给匡振民是10月初,距匡微辉喝酒有1月时间,无法确定其所喝药酒所用药材来源;销售的有毒药品针对的匡振民,并非针对匡微辉,故药店对死者无过错,不存在赔偿责任。

査运华的代理人同样提到违反行政法规是否构成侵权缺乏法律依据,他认为,査运华2003年取得乡村医生资格,具备开药方的专业知识;査运华所开处方是针对匡振民的,并告知了剂量、用法及毒性,匡振民将药酒给他人服用的行为是无法预见的;药不能乱吃是常识,匡微辉也应该了解这个常识,其本身存在过错;药酒的药检结果也显示毒性极微弱,匡微辉服用药酒后死亡与其本身体质和劳动强度有关。

匡振民代理人认为,药酒是匡微辉提出要喝的,匡振民对药酒的毒性是不知情的,药酒毒性的告知义务在查运华,査运华始终没有提示毒性。

徐天良的代理人认为,徐天良已经尽了诊疗义务,其诊疗与匡微辉的死亡并无因果关系,原告无证据证明徐天良处置不当、延误治疗。

法庭进行了一上午的审理,审判长宣布此案将择期宣判,谁该为匡微辉的死亡担责目前尚不得而知。本报提醒广大市民,民间偏方、秘方不少,是否对症、是否有毒一般人无法判断,所以大家选用偏方、秘方一定要慎重,自己不能随便用也不能随便给别人用。

(记者 杨丽)

淄博工作服订制

太原定制工服

沈阳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