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教师扎堆生二胎谁来给孩子上课校长愁死人了

发布时间:2020-03-03 23:47:57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开学在即,32岁女教师小张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终于如愿怀上了二胎,担忧的是回家生孩子谁来顶她的岗给孩子上课。

据记者了解,小张就职的学校在编教师125人,其中女教师96人。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像她一样原来不银屑病病因有哪些符合“单独二孩”的女同事大约有30个人左右,现在大部分都有再生育的打算。“可以预见,生育高峰就在眼前,学校马上面临无人可替的局面,这对学校的正常的教学秩序是一次挑战。”该校校长告诉记者,愁死人了,但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临时从外校借调或招聘来补位。

二胎时代到来后,最紧张的就是学校校长。女教师的生育权利校长无权阻拦,在大发“愁死人了”感慨的同时,学校能做的只能是积极应对。

现状 4位女教师休产假 其中3人生二胎

“以前产假都等到最后一两个月才申请,今年学校里要生孩子的老师有五六个,基本上都是生二胎,只能提前申请了。”小张告诉记者,5年前她生头胎的时候,提出产假申请,学校很快就批了,并安排了老师来接替她的工作。但今年,生孩子的老师一下子增多了,学校也是应接不暇,因此,为了给学校少添麻烦,小张早早地就将申请报告递交上去,留给学校足够的时间去弥补空缺。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对学校来说,肯定会有较大影响。”市区一小学王姓校长坦言,学校有很多女教师都处在生育适龄阶段,而且这些教师平均年龄是30多岁,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这部分有生育二胎意愿的女教师由于考虑到年龄若再增长将不适合生育,基本都会选择尽快怀孕。老师生孩子期间,学校会缺老师,现在可以生二胎了,就缺得更厉害了。“去年学校只有一名老师生孩子,今年一下子冒了4个,有头胎,也有二胎,更让我头疼的是,这些老师大多还是主科老师,突然说怀孕了,确实有点让人措手不及。”

现实中,不止王校长一人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寒假中济南一热点学校校长一直在为补充教师的事情在奔波。“学校女教师居多,尤其是30岁左右的年轻女教师较多,我之前一直担心女教师们会扎堆生育,特别是以前一些不符合二孩政策的老师,现在也开始考虑或者准备二孩的事情,有的女老师甚至早早就来请假,表示下学期要回家休产假。”该校长告诉记者,仅1月初,就先后有4位女教师来递交产假申请,她们的预产期多在今年四五月,其中有3人是生二胎。

“虽然我们没有具体统计过,二孩政策放开后有多少女教师会选择生二胎,但师资上面临的压力我们不得不重视。”市中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二胎政策放开前全区每年至少有100名女教师在休产假,政策放开后这一数字只会进一步飙升。

担忧 小学女教师占80%以上 扎推生二胎师资将不足

在走访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如今的校园里特别是小学,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其中,25岁至35岁的年轻女教师占到相当大的比例。“在招录新教师时,女性教师所占的比例已经高于80%。原因很简单,读师范类学校的女孩子本来就多,即使有一部分男孩子,在毕业后选择做教师的比例也很少,所以,最后能考上教师编制的,还是以女性为主。”市区一小学王姓校长告诉记者,他们学校女教师的比例已高达82%,现在市区内许多小学女教师都在80%以上,有的甚至9成都是女教师。

在槐荫区一所小学里,班主任团队就是一支“娘子军”,而且平均年龄在32岁左右。“班主任工作不是找个任课老师就能代替的,现有的这十多个班主任都具有生育的能力,有两个已经怀孕,还有的也已提出了想生二胎的意愿,一时间上哪去找那么多有经验的老师来补位?”该学校校长告诉记者,不仅学校班主任都是女教师,而且全校里84%的教师都是女性,其中年龄在20岁-40岁之间、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教师大约占到36%。

“这个比例是很吓人的。”该校长说,女教师扎堆生二胎的现象不只发生在一两个学校里,现在全市中小学基本都在忙着临时招聘,在学校有充足的“后备军”之前,只能从女教师的思想工作上下手。“已经怀孕的我们没办法,只能做其他女教师的工作,不断去进行交流沟通,希望她们能以学校大局为重,稍微延后一下自己的生育计划,毕竟生孩子是家里的大事,学校没法干涉。”

当然,也有些中小学女教师的比例没那么高。“我们学校男女比例大概是1:3.5。”我市一所新建小学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学校女教师比例不算太高,但由于学校才刚启用一两年,教师团队中的年轻力量不少。“女教师里大约有一半是二三十岁,正值生育的黄金期。”该负责人说。

对策 弹性编制和政府购买服务可解校长之“愁”

“选择生二孩的教师大多年龄偏大,孕后往往要长期‘保胎’,一旦扎堆,就会出现产假式缺员,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和教育质量。”市中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整个学校的男女比例早已形成,对于适龄生育的女教师,校方只能建议她们尽量错开生二胎时间,但绝对不能强制要求,所以女教师扎堆生二胎的问题基本没办法控制。

记者了解到,为了充分照顾到教师合理合法的生育需求,一些学校会临时聘请代课教师来缓解师资短缺现象。有的学校采用抽调学校内部其他在职教师进行支援的方式,但这又无形之中增加了其他教师的教学工作量。也有的学校聘请已退休的教师重返讲台,但这也常常受到科目与年龄的限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校的实际问题。

“这不是一个单靠学校或教育领域内部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相关部门要切实提供必要的经费支持,加大学校人事自主权。”市中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建议,要化解女教师扎堆生育对学校教学秩序的冲击,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具有超前意识,做好相关规划,适当设立机动编制和弹性编制,以完善教师结构。

有教育人士表示,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是科学而理想的方法,教育行政部门可成立人才储备库,将有经验的退休教师、具有教师资格证且有实习经验但还未正式就业的毕业生纳入其中,这些“候补”老师平时可以到学校听课、学习。如果某个学校急需教师,随时可以到该人才库找,并由学校和教育部门对拟选定的老师进行相关考核,择优上岗银川牛皮癣医院。这样不仅能解决学校的燃眉之急,也能保证临聘教师的质量。

另一方面,该教育人士认为,虽然影响不可避免,但是可以通过人为干预将影响降到最低。其一,准备生二胎的女教师可以主动与校方协调,在可以的前提下,错开生育时间,尽量不影响教学工作。其二,这时候对教师的责任心要求更高。生二胎的教师不可以自私自利,借着怀孕保胎的借口,直接把工作撂在一边,而是应该根据自身实际条件安排休假。接替工作的教师,则要本着严谨治学、为人师表的态度,多为学生着想,尽力做好本职工作。

生二胎这件事,女教师们怎么看?

■韩老师(33岁)

我第一个孩子今年已经5岁了,二孩政策一放开,本想今年再生一个,但无奈不少老师都想要个猴年宝宝,学校里已有3个老师怀孕了,其中两个是头胎,我们这些想要二胎的只能先给她们让步了。

■祁老师(28岁)

我是一名乡村教师,对于乡村学校来说,教师资源本来就不充足,平时的教学压力也很大,很多老师都是30多岁才要第一个孩子,更别说二胎了,现在跟我一样20多岁的女老师连一胎都不敢生。

■江老师(31岁)

我孩子今年2岁多,调皮得不得了,每天都要花很多精力去照顾他。除此之外,现在孩子的花费太多了,我们当老师的挣得也不多,如果再让我要个孩子,根本就养不过来。虽然现在二孩政策放开了,但也有不少老师像我一样,觉得只要一个孩子就好。

■王老师(36岁)

学校有学校的难处,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家里面都希望我再添个孩子,以后两个孩子相互能有照应,今年,生二胎已经列入了我的计划里,也已经提前向学校说明了自己的意愿。虽然我很理解学校,但我已经36岁了,再等两年想生也生不了了。

■刘老师(29岁)

我们学校是新建的,年轻老师非常多,别说生二胎了,现在头胎都得排队生,这让我们一些想要二胎的老师有些畏惧。但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觉得家里有两个孩子是最适合孩子成长的,所以内心里还是想再生一个,很矛盾。

■董老师(31岁)

我自身是不想要二胎的,虽然第一个孩子已经3岁,但还是需要我花时间、费精力去照顾,如果再要一个,工作肯定会影响。但家里的老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催我抓紧再要一个,这让我很苦恼,也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向学校领导开口。

不锈钢复合

古钱币拍卖公司

名家紫砂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