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术展文献数量屡屡超画作发掘幕后成质量关键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16:55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美术展文献数量屡屡超画作 发掘幕后成质量关键

展厅里,一曲经典老歌《送别》正循环播放,沿着导览指示标行走约三分之一区域,墙壁上竟没有悬挂一件画作,倒是眼见不少科学检测报告张贴其上。美术迷孟为强甚至都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作为中央美院美术馆蛇年首展,“芳草长亭:李叔同油画珍品研究展”呈现的画作只有两幅,且背靠背挂在展厅中央的同一堵墙上,倒是四周展墙陈列的文献资料有些“喧宾夺主”。

无独有偶,中国美术馆同样选择展品与文献各顶半边天的“留苏美术家作品展”作为农历新年的开年展。“虽然名称不叫研究展、文献展,但展览深度颇具学术性,不像以前,只是拉出作品来,给参观者看看长啥模样。”在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梁江看来,这是美术馆针对观展群体提出更高诉求所做的回应。不过,他也承认,这一新趋势对策展能力、展品质量,均提出了更高要求。

“配角儿”留住观者脚步

在京城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的孟为强自诩“美术迷”,但凡有新展,他都会前往观看,寻些设计灵感,遇到一些综合性大展,他还会来个“半日游”。“以前就是看看画作的布局,以及用色。”不过,改变发生在他接触到“豆瓣网”上名为“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的小组之后。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研究中心,聚集了不少美术爱好者,“他们进美术馆不再只是‘到此一游’,而是深度阅读、交流作品背后的美术文献。”据孟为强介绍,近半年来,加入这个兴趣小组的成员骤然多了起来。

而这与京城美术馆密集推出多个“文献展”、“研究展”不无关系。从去年10月开始,中国美术馆陆续推出“苏立文与20世纪中国美术学术研究展”、“20世纪中国山水画精品展”、“国内十大美术馆馆藏联展”,及至目前正在展出的“留苏美术家作品展”,它们无一例外地主打“学术牌”。作为惟一一家跻身首批国家重点美术馆的高校馆,中央美院美术馆同样频推学术展,从“北平艺专精品展”到“李叔同研究展”,推出时间相隔仅两个月。“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展品以藏品为主,辅以大量介绍性文字,做到把展品说透,把展览体系化,而不只是亮个相。”梁江说,如今走进美术馆的参观者已出现细分化,一些不再满足于看大概的美术爱好者越来越多,“他们如同影视迷看完剧情,还惦念那些看不见的拍摄幕后一样,想一探画框外的‘风景’。”他认为,国内美术参观者已步入相对成熟阶段。

孟为强如今再决定去美术馆前,都会预先空出一天来安排。因为,要了解的内容实在太多,从单个展品的故事到创作者、艺术流派的介绍,不一而足。有分析人士认为,今年春节期间,中国美术馆入馆人数首次接近接待极限,与参观者滞留场内时间拉长有关。“美术馆用内容深度留住了观展者的脚步,”在美术评论家郭晓川看来,“以往那些藏在展品背后、只言片语的‘配角儿’终于不再只是摆设,而成为与展品互为补充的要件。”

发掘幕后成展览质量关键

在郭晓川看来,正是美术馆“藏品外加文献”的这一综合式做法,满足了参观者深入欣赏的诉求。可要实现这一诉求并非易事,“即便面对的是现当代艺术家,搜罗、整理、归纳相关资料也是不小的工作量。”他说,由于现当代艺术家的艺术风格、艺术成就均未定型,以这类艺术家为研究对象的展览相对较少。

更多的学术展都将年代定格在近现代。央美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是“北平艺专精品展”和“李叔同研究展”的策展人,他介绍说,两个展览的目的很明确,想努力呈现油画这一艺术样式传入中国的两条路径,即西欧传统与日本源流。不过,由于年代久远,相关作品缺失严重,只得从文献方面予以弥补。“作品越少的展览其实越难做,因为需要美术馆自己做的辅助工作太多了。”据他透露,刚刚推出的“李叔同研究展”,从动议到展出耗时一年之久。

不过,即便有了下锅的米,还得有“巧妇”。在资深策展人冯博一看来,“巧妇”绝不仅仅是在摆放作品的方位、顺序等空间方面做功课,还得围绕时下热点提出问题,给出可能性分析。“说白了,就是对珍贵艺术品的再创作。”他认为,“李叔同研究展”之所以受关注,除题材罕见外,主要得益于美术馆第一次围绕展品亮出了诸多“幕后之幕后”。第一个“幕后”指肉眼看得见的作品的创作故事、历史背景,第二个“幕后”是那些肉眼看不见的作品成分、机理,即那数十页“科学检测报告”。据王璜生介绍,早在一年前,央美美术馆就联合北京一家考古研究所,对两件参展作品之一的《半裸女像》,做了包括化学检测、X射线扫描和电子显微镜发现等全面论证。

“你会满足于自己‘吃透’了作品,还学到一种如何鉴赏那些陈年旧作的新模式。”孟为强希望每看一次展览,都如同上一堂生动的美术史课,“前提当然是美术馆备足了功课。”

合理调配资源亟待破解

要把功课做足,离不开学术支撑。“实力较强的美术馆自身就有完整的典藏部、学术部、展览部等机构,即便较小的艺术机构也可以通过聘请职业策展人,来增加一次展览的深度。”在梁江看来,要让展览有学术性,首要前提还是作品得好,而馆藏品无疑是最佳选择。

尽管中国美术馆现有藏品总量约11万件(套),居国内各大美术馆之冠,但梁江坦言,布展时依然会有捉襟见肘之感。“譬如想做一个专题型展览,由于不少资源分散在其他展馆,而借出来又比较困难,展陈效果不可避免会打折扣。”不仅如此,由于近些年国内美术馆纷纷上马兴建,但建起来后,自身没有多少藏品,只得眼盯国家美术馆。“去年一年,从我们馆出库的作品达五千多件,以前借出的数量从未有这么多。”他说,借入作品难,自身藏品又不断外借,这一进一出,对本馆布展都构成冲击。

据他介绍,艺术家并不是一律把自己的作品捐给国家美术馆,比如徐悲鸿的大部分作品都被存放在徐悲鸿纪念馆;刘海粟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只有一两件,绝大部分藏于上海。在他看来,由于美术行业当今发展势头不错,美术作品都有较明确的市场价格,很多机构都建起了各自的创作院,既办展览又收藏作品。“不过,很多机构的业务分工很乱,重复、低效。由于不是专业机构,他们很可能把好作品收藏起来后,再也不会拿出来与公众见面,体现不出藏品的社会效益。”梁江建议,相关管理部门应合理调配有限资源的使用。

好在,文化部目前已着手筹建全国美术信息资源库,在对国内所有美术馆“家底儿”做全面普查基础上,让分散各地的藏品做到查找有序,合理转借。梁江希望这个进程能更快一些。

动画培训

泰格豪雅手表维修

泰格豪雅手表售后维修

卡地亚手表售后服务